发现男友被吊在衣柜里

浏览量:28 次

  一

  那是2017年的夏天,嗯,那个日子,我此生再也不会忘记lTT。早上8点多,我上完夜班回到出租屋。没见同居男友李珂的影子。我是一个电视台编导,李珂是一名程序猿,那几天正好在家休假。作为资深宅男的他,平常很少出门,经常熬通宵玩游戏,这个点一般都是在睡觉。

  我喊李珂考拉。他胖胖的,话不多,没有一点脾气,眼里只有我。在我的世界里,如果给宠溺二字下个定义,那就是我的男友。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他是我的依靠,也是我的大胖胖,小宠物。

  哼,夜不归宿,又不报备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我一边嘀咕,一边打他的电话。电话关机。这时,我听到楼下有人在喊“李珂哥”。此人我很熟悉,是李珂的发小张晓峰。李珂和张晓峰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张晓峰学习成绩不好,读到高中就辍学打工了。春节期间,我和李珂回乡看他父母时,张晓峰便请求李珂带他到深圳打工来自

  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,因为我俩也刚大学毕业没两年,自己脚跟都还没站稳,如何帮他?李珂却顾念儿时情谊,同意了。张晓峰来到深圳后,李珂四处拜托人帮张晓峰留意工作信息,跑前跑后为他找便宜的租房。

  3月中旬,张晓峰终于在一家网吧做了网管。只要两人的休息日在同一天,李珂就会打电话叫张晓峰来家吃饭、玩,一起打游戏。我们租的房子是一个待拆迁的城中村,在二楼,一楼带防盗门禁。张晓峰每次来都懒得按门禁,直接喊一声。

  我冲着楼下应了一声后,便将钥匙从二楼丢了下去。张晓峰开门上楼来之后,我发现他头发凌乱,脸色有些发白。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我给他倒了一杯热水。

  张晓峰低垂着眼帘,喉咙沙哑地说:“昨晚和李珂哥通宵玩游戏了。”“难怪了!不过我回来没看到李珂,他人呢?”张晓峰打了个哈欠,懒懒得说:“他说去汤包店吃早茶了。我嫌远,在附近随便吃了点先回来了。”

  正好我还没吃早餐,我决定去找李珂。张晓峰说他犯困,想先在这眯会。我关好门,拿起包包和手机下楼了

推荐阅读:忍无可忍!我和那个女人开撕之后

  二

  张晓峰口中说的那家汤包店的生煎包是李珂的最爱,我们经常一起去吃。唯一的不方便就是离我们家略远,要拐两个街角。当我路过一家杂货铺时,我突然想起李珂交待过要我买凉席。他体型略胖,怕热,坚持认为床上没有凉席,就不是夏天。

  想着他已提过多次,我走过了杂货铺,犹豫了一会,又转身往回走。奇怪的是,在我转身的瞬间,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个人也突然转了身。难道此人在跟踪我?哈哈,电视看多了吧,大白天的!我嘲笑了一下自己,便走进了杂货铺。

  买完席子,拎着这么个大物,我不方便再去汤包店,便又回了家。进门后,我却发现张晓峰已不在我家。我铺好凉席,正要擦洗一番时,张晓峰又在楼下喊门。我再次把钥匙丢给了他。

  “晓峰,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。你刚才干吗去了啊?”我一边擦凉席一边随意和他聊天。“嗯,没干吗,我过会就走。”张晓峰说完,打开了客厅的电视机来自

  我一边和张晓峰聊天,一边继续擦拭凉席。擦到边角时,我突然发现床脚旁边的地板上有几滴血迹。“晓峰,你又和人打架了吗?地上怎么有血?”张晓峰在网吧当网管,有时会碰到小流氓,他和别人打过两次架,其中一次还打得头破血流,他也是个不在乎的人,经常随便处理一下伤口,就来我们家了。以前我跟他开玩笑,他总是满不在乎:“对啊,对啊,又带彩了。”

  没想到,这一次,我话音刚落,张晓峰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。“我看下。”他快步走了进来。

  张晓峰的反应让我有些莫明其妙,“不就几滴血嘛。你怎么那么紧张!”我取笑他。

  张晓峰可能自己也意识到了,他摸了摸后脑勺,看了一眼血,在我脸上定定地看了几秒钟。

  此时的张晓峰双眼浮肿,眼睛里密布着红血丝,竟然满头是汗。

  “干吗啊?这样看我。”我被他的模样和神情看得心里发毛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  他愣了一下,讪笑着说:“哦哦,我熬了夜,脑袋短路了。昨晚李珂哥削苹果把手弄伤了,流了点血lTT。”我去,熬夜的男人,我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擦席子。

  然而,当我擦完席子后,去厕所倒水经过客厅,随便望了一眼果盘时,却发现家里仅有的一枚苹果还好好地待在里面。这是我买葡萄时,老板随手送的一个苹果,家里只此一个。我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又不明白为什么。回头看去,张晓峰没有什么表情,正盯着电视屏幕看,电视在放一个电视购物的广告。

  我莫名有些心慌。

  不管怎样,先找到李珂再说吧。我又连打了两遍他的电话,可还是关机。我有些烦躁。吃个早餐要吃这么久吗?我决定再去一趟汤包店。我问张晓峰去不去,他回答说不去,想在家继续看电视。

  出门后,我快步往汤包店走着,恨不得跑起来。到了汤包店后,老板说李珂没来过。我俩经常去他家吃生煎包,老板认识我们,甚至知道李珂的名字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发现男友被吊在衣柜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