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中年母亲的“失独”之殇

浏览量:27 次

  刘娟从衣橱里挑了一件长裙穿在身上,开车出门原文临行前,她将医生开的一瓶安眠药放进了包里。

  在她身后的电脑上,写着一段她给丈夫的留言——

  “儿子走了,生活就像断了弦的古琴。再生一个孩子,却是一场与时间和生命局限的抗争。生活已经被撕扯得面目全非,我投降。”

  壹

  刘娟47岁,原是一名语文老师。在2013年8月之前,她是一个幸福得许多人眼红的女人——

  丈夫黄诚明与她是校园恋,婚后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,后又涉足煤矿,家境殷实。两人的儿子黄振轩1995年出生,自小体弱多病。黄振轩上小学后,刘娟就辞职在家,照顾儿子,空闲时间写写博客、弹弹古琴,日子过得悠闲惬意。丈夫体贴,儿子懂事,对于生活,刘娟充满感激,博客签名一直是:“感谢生活温柔待我”来源163nvren.com

  2012年,儿子黄振轩考入北京理工大学。大一暑假,他到父亲朋友开的一家电脑编程公司实习。结果,在郑州出差时,他为赶程序连熬两个通宵之后,在清晨洗澡时竟发生心源性猝死。

  当天,黄振轩实习所在的公司老总亲自从北京飞到太原,几乎是下跪着告知黄诚明和刘娟这一噩耗,承诺给100万作为赔偿。黄诚明痛心疾首:“我给你1000万,你把儿子还给我!”将儿子的遗体从郑州带回太原后,夫妻俩彻底崩溃,葬礼都是由黄诚明的员工帮忙安排。

  儿子入土为安了,刘娟和黄诚明的生活却坍塌了:原来每天打扫的家,到处都伸手可以摸到灰尘,十几盆娇艳的花因疏于管理而萎枯。黄诚明将公司交给副手打理,自己整天约人喝酒买醉。看到身高与黄振轩差不多的小年轻,两人不约而同流泪,亲友的关心让他们感觉到的却是同情和怜悯。

  2014年国庆节,黄诚明因为喝酒过量推荐刘娟质问丈夫:“你这样喝酒,是不是不想要命了?”黄诚明凄然笑道:“白发人送走黑发人,生活还有什么希望?如果不是担心你,我早就跟儿子走了……”

推荐阅读:老婆在赚钱,他在包二奶,这婚姻还有救吗?

  丈夫话里的绝望与柔情让刘娟震惊了。看着丈夫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,刘娟她涌起一个强烈的感觉: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!

  贰

  改变生活的出路只有一个----再生一个孩子,重新给生活播种希望。

  44岁的刘娟走进了医院:她的子宫状态良好可以生育。但是,她的卵巢功能并不好,加之女性在40岁之后,自然受孕的可能性大大降低,只能做试管婴儿。

  刘娟说:这是一场与时间和生命局限的抗争。

  刘娟夫妇在北京协和医院开始做试管婴儿,黄诚明的取精进行得顺利。刘娟间隔三个月才能打一次促排卵的针。此后一年多时间,虽然刘娟斗志满满,但她和黄诚明只形成两个有效胚胎,而这胚胎还未能成功着床。医生非常遗憾地解释:刘娟年纪稍大,卵巢功能下降,卵子数量少而且质量差了原文而且,几次取卵后,刘娟的卵巢功能更加下降,加之,她年龄在增长,卵子质量更加难以保证,建议他们放弃生孩子的念头。

  刘娟的手被黄诚明紧紧握住,依旧冰凉如铁。

  刘娟的闺蜜江芸开导她:中国社会就讲究血缘亲情,既然他的精子可以用,不如你们借卵生个孩子,至少孩子还是黄诚明的。家人也劝刘娟:没有孩子的家庭总归脆弱,哪怕代孕,也该为她和黄诚明的将来再想办法要一个孩子。

  试管婴儿失败的无奈、黄母的说辞和闺蜜的劝诫,像搅成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雾弥漫在刘娟心头,令她压抑、难受。她问自己:“找人代孕,生下一个与我无关的丈夫的孩子,然后无私地接受TA,我做得到吗?”

  五一期间,黄诚明带着刘娟和另一对孩子在国外读书的同学夫妻到郊外度假。傍晚时分,落日的余晖洒在四个人身上,像镀了一层光,黄诚明双鬓不知何时长出的白发在柔光里跳跃。刘娟突然觉得:只要黄诚明在身边,她岁月静好的底蕴就还在,其他的就应该可以忍受,比如让他代孕生个孩子。

  “我想了很久,我们去借卵生个孩子吧来自”

  晚上,刘娟对丈夫说着,有点伤感,却很真诚。黄诚明眼眶泛红,沉默着点头,将妻子揽入怀里。

  刘娟夫妇通过代孕机构买卵。为了保证孩子的质量,黄诚明决定花10万的高价买一个某211大学21岁女生的卵子。但代孕协议签订没几天,黄诚明突然对刘娟说道:“万一这个捐卵者不合适,我们岂不还得等?不如再找一名,做双保险。”

  “那如果都成功了,你岂不要生两个孩子?”刘娟问。“那就生两个,孩子不嫌多,我们又不是养不起!”黄诚明自然地说道。

  刘娟却想起了自己的儿子。“用一个新生的孩子,来填补另一个孩子离去的空间,不残忍吗?为什么我身为母亲的心如此悲伤?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一位中年母亲的“失独”之殇